可怜(H骑乘)(1/1)

作者的话:这两天在复习,忙的焦头烂额!我跟各位宝宝请个假!大概5月8日恢复更新!今天在上了一天课刷完叁套卷子后,睡觉前终于将这个肉章码出来了,卡肉太不道德了,舍不得你们吃的不开心,宝宝们祝我好运吧!希望我超级勇敢发挥超级好!考试必过!!!谢谢你们的支持!

宗茗被捧着她脸的女人柔柔的吻住

陈妮妮的手抚摸着

跪下来和宗茗平视,注视着她清澈的双眼,迷茫的灵魂

她将宗茗被沾湿的外套脱下,然后是丝绸衬衫,雾气覆盖在丝绸上,勾勒出劲瘦有力的肌肉

陈妮妮仰头吻上去,将手伸进衬衫中,感觉到她勃勃的心跳,宗茗衬衫里只穿了一件bralette,顺滑轻薄的布料掩饰不了凸起

陈妮妮的吻顺着宗茗的脖子向下,略过锁骨,温柔的逡巡含吻

她将宗茗的乳肉拢进手中,宗茗被她吻的情动,将手指插进陈妮妮亚麻色的长发,紧紧摁在胸膛上

陈妮妮的吻还在不断向下

她解开宗茗的裤腰,手指向下抚摸,摸到了紧窄的腰肢,薄薄的肌肉覆盖在上面,蕴含着丰富的爆发力

她的吻落在了宗茗的小腹,整个人跪趴下去,想要竭尽全力取悦怀中的爱人

她什么都愿意为她做,哪怕是付出生命

宗茗制止了她继续向下

将光裸的陈妮妮拥进怀里打横抱起,拥着她走到池边的躺椅上

雾气中的泉池旁并不寒冷,湿热温暖,很是暧昧

她将身上衣服脱尽,

她拿回了主导权,手托着陈妮妮的腰凶戾的索吻

怀中圈着丰满的女人,手不停的揉捏着她身上的软肉,挺翘的臀部和丰润的乳

“妮妮…妮妮…”她一边含吻着爱人的耳垂一边黏黏糊糊的叫她

“我好难受…”她说

“帮帮我…”

欲望的火焰将她烧的蒸腾,她需要爱人的抚慰

陈妮妮被她沙哑的叫声叫的连手都发软

她贴紧她,手指向下卡进宗茗的双腿间

宗茗的大腿内侧不像陈妮妮那样极富肉感,更多的是肌肉带来的弹性

“阿茗…我要怎么做你才会舒服”

她被拥着,呼吸都要被禁锢的双臂紧的发痛,却不挣扎

侧着脑袋靠在宗茗肩上,毫无章法的在宗茗双腿间抚弄

在床上极少主动,她真的没有经验

“乖宝,骑上来,骑到我脸上”看着身前玲珑有致的女人,咽了咽口水

听到这样直白的话,陈妮妮羞红了脸颊

宗茗不给她害羞的时间,抱着她翻了个身就变成了陈妮妮在上的骑乘位

宗茗脸色潮红衣襟凌乱,娇贵的丝绸衬衫被刚刚的纠缠弄的满是褶皱已是不能再穿,衣襟里的胸衣被扯偏

陈妮妮看她这一副乱七八糟的样子简直心里爱死了

她痴迷于自己爱人陷于情态中的可爱,却忘记宗茗是一个大型食肉动物,即使偶尔展现萌态也不能轻视之

宗茗看她光裸的骑在自己身上,浑身上下包括骑在宗茗腰上的下体都湿漉漉黏糊糊的

但是这个人却在这种关键时刻走神

她急的掐揉住陈妮妮的奶子,手上下了死劲儿,在委屈,也在气愤

即使喝醉了也是那个说一不二的性子

她气的脸色通红

“陈妮妮!你在想什么,骑到我脸上”

“快点乖宝”

她咬着牙劝哄

陈妮妮被她掐弄的又疼又爽,看她一副着急想“喝奶”的样子又怜爱又喜欢,恨不得能让浑身上下的孔隙都流出奶与蜜,哺育她的孩子,她的寄托

陈妮妮的手搭在宗茗的手上随着宗茗拖她屁股的力道往上挪

一边挪一边安抚着她

“慢慢来宝宝,阿茗慢慢的”

宗茗急的都红了眼,也不理她,直到那水艳艳的小逼整个坐在她的脸上,她张口含住整个阴部,一边向上伸长手臂扣弄陈妮妮的奶子

像在吸吮母亲的乳头一样吸吮着阴蒂,阴道里流出的水液糊满了宗茗的下巴,她也不去擦,身上的女人被醉酒后的宗茗毫无章法的吸吮弄的快意非凡

舔逼真的很爽,舌头和手指完全是两种不一样触感的器官,舌头滑腻,灵活,快速

而宗茗的吸吮方式格外霸道,她就像是一个还在哺乳期的婴孩,只不过吃的是妈妈下面的奶孔

陈妮妮要被她吸死了,快速舔弄的舌头在阴蒂上下剐蹭,一会儿舔一下整个阴唇,在陈妮妮快要高潮时聪明的松开阴蒂反而去舔弄两片软肉,让陈妮妮又爱又恨

“阿茗,吸吸我的阴蒂呀,好不好呀宝宝”她哄着宗茗

这个场面实在是太过淫乱,成熟丰满的女体,敞着大腿将小逼挤压在身下俊美的女人脸上

女人脸上锋利的棱角将整个阴部挤压出形状,身下的女人偏偏吸的带劲,时不时舔弄大腿内侧,用手指抠挖身下的小洞

时不时恹恹的抬眼瞥一眼身上欲仙欲死的女人,似乎是嫌弃她太淫乱,打断了自己吃小逼的节奏

宗茗一只手卡着陈妮妮的腰,另一只手伸进小逼里抠挖,逼里的高温都要将她化掉了,整个人嘴里呼吸着陈妮妮的温度,手指感受着陈妮妮的湿度

舒适极了

她越吸越上瘾,最后更是离谱到将四根手指都卡进了那小小的逼里,口腔则吸着早已高高突起的骚豆豆卖力的吸,她手指沾着淫水,高速撞击下的拍打声有规律的啪啪啪着

身上的陈妮妮两手掐着奶子,身体一会儿往下坐,一会儿又受不了的向上窜,她双眼泛白,连口水都被操出来

“爽死了…阿茗啊啊啊…给我吧阿茗…求求你”

她哭着大声喘

宗茗被身上聒噪的女人弄的烦不胜烦,手指猛朝阴道上方的突起进攻,另一只手则狠狠的掰着她肥腻的大屁股掐弄

她一口咬上阴蒂狠狠研磨,就在这时,被痛感和快感强烈夹击下的陈妮妮终于尖叫的喷出了她今晚的第一次水

她颤动的肥屁股和蜜大腿就在宗茗眼睛边晃悠

宗茗悠闲地吸着从小洞里涌出的,带着腥味和女人香味的咸咸的体液,一边用手玩弄着女人的屁股

陈妮妮被高潮后的玩弄痛的屁股打颤,依然舍不得躲开

直到宗茗餍足的舔舔她的大腿内侧,她才被箍着她的手放开

宗茗一脸悠闲,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随意拍了拍陈妮妮的屁股

像一个奴隶主一样命令着

“趴下去帮我口”

陈妮妮看着她这一副半死不活的状态,知道她也情动

可是高潮过后的身体软绵绵的,整个人恨不得想贴在她身上,缝进她身体里

她趴在她胸膛上不乐意的嘟嘴

宗茗则揪着她亚麻色的长发将她的脑袋提了起来,就像逗弄一只小狗一样

“快点儿,磨蹭什么呢?刚刚爽的乱蹭的不是你?”她拍着她的脸颊

呜…又变回了那个凶残的资本家

“快点下去”宗茗等的不耐烦,欲火焚身,伸脚踢她,陈妮妮看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也被调动了兴趣

宗茗越不耐烦就说明她越难受

她顺从的抚摸着她,顺着她的身体趴下去,一边爬一边安慰

“别着急呀宝宝”

她的小手将宗茗的西裤褪下,看到了洇着水汽的白色内裤,她第一次看到宗茗出这么多水,宗茗闭着眼睛将一只脚架在陈妮妮的肩头,就像是在使用一部机器

时不时蹬她两下,让她快一点,显然是着急了

陈妮妮将头凑上去闻,然后把内裤褪下,撅着屁股含上了宗茗的下面

她能闻到宗茗情动的味道,让她喜欢极了,宗茗似乎也快到了那个点,很快的在她嘴里出了出来

喷了陈妮妮满脸水这才餍足的将两条修长有力的腿放下来,转而蹭着陈妮妮的腰侧,就像一只懒懒的猫咪在讨好主人

陈妮妮向上抱紧了宗茗,宗茗喝了酒,又经历了高潮早就困的双眼打架

她闭着眼睛小憩,抱着陈妮妮缩在小小的躺椅上

直到听到管家关心的询问,这才清醒,她看着陈妮妮潮红的脸,似乎很清楚的知道了发生了什么,她用浴巾裹紧自己,又将陈妮妮的浴袍套在她身上,这才抱着怀里的小肉肉步出泉池

管家想要接过宗茗怀里的陈妮妮被宗茗拒绝,她就这么抱着她,在夜色和暖黄色的路灯下往她们自己的家走去

那里没有寒冷,只有温暖和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