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导演亲自开干(h)(1/1)

他还想要是林浅穿起裤子就不认人,那下次就把她干到逼裂,好在这小家伙也知道要他抱来了。

他伸出手,将林浅抱进怀里。

江然说:“林浅不专心呢。”掰开林浅的臀部一挺腰,不再小打小闹,将性器全送入后逼,插开更深更敏感的甬道,林浅的逼肉一层一层吸住她的肉棒,他惊讶居然是天生九曲十八弯的名器,惊喜过望又大力抽插了几下,感受着那奇妙的紧致,爽得倒吸了一口气,“妈的,太能吸了。”

“呜…”林浅背对着江然坐着,这个姿势本来就深入,江然这一操,她眼泪直接就下来了,难受地更加分开了腿,可是一分开那凶器就更深入,林浅体内又酸又涨,一摸小腹,竟是凸显了一个大长条,江然那性器就像根小马鞭,长得可怕。

江然惩罚性地狠插了林浅几下,她就泪眼连连,直呼“太深”,江然叹道:“怎么这么不禁操?果然还是太嫩了。”不想把这难得一见的名器操坏,江然放缓了速度,在肉逼缓慢地抽插起来,每一下又准对上敏感点,把林浅爽得呻吟连连,生理性的泪水不断滴下。

“别哭了。”季风皱眉擦掉林浅的眼泪,捏着林浅的下巴和她接吻,唇舌交缠津液互送的美妙使她顿时忘记了下身的摧残,她明白吃着东西就不会想哭了,于是红着脸对季风说:“吃着东西就不会想哭了,季风哥哥的肉棒给林浅含着好不好?”

季风一愣,随之耳朵起了淡淡的红色,他定定看了那小骚货几眼,才起身将勃起的肉棒送到红润小嘴嘴边,林浅马上张开嘴吸了进去。

此时江然还未发难,林浅如获至宝地将季风的肉棒含进口中,细细吸吮,仿佛在吃甜美的棒棒糖,因性器太大涎水不断顺着嘴角滴下,她如痴如醉给人口交,鼻尖顺着后逼被人抽插的节奏发出甜美呻吟,一时间仿佛如置天堂。

[林浅好诱。]

[好想被舔。]

[不说虚的,我想插她。]

“差不多适应了吧?”江然说道。

在连续了七八下的浅插后,江然突然用力来了记猛击,捅得林浅尾椎骨发麻,猝不及防重心完全下压屁.股严丝合缝地坐在了江然身上,“呜啊!”巨大的快感窜爬上她的背,她吐出季风的肉棒夹紧了后逼,努力要将身体抬起来,却总是失败,反而像是扭着臀部主动抽插了几下,下身又紧,江然被她吸得爽极了,“你这身体真要命。”掰开白嫩的臀瓣大开大合操干了起来。

“哥哥,哥哥太快了……”林浅呜呜哭着。

“这时候应该怎么办?”

林浅哭道:“撒、撒娇。”

“乖。”